您好,欢迎访问渔夫藻园-渭南敬贤堂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官网!

优质原料

效果好品质优

先进工艺

流程严谨、匠心工艺

健康新理念

开启健康新生活

全国咨询热线

400-696-5911

渔夫藻园-渭南敬贤堂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您的位置:首页 > 渔夫动态 > 渔夫书画

推荐产品

    暂无推荐内容...

联系我们

地址:陕西省渭南市朝阳路中段83号223室

咨询热线:

173-9866-5397

400-696-5911

他在“抖音”里找到了天理

发布时间:2022-10-01人气:37

                                                                                                               作者:车向斌

   孔大宝玩抖音已经好几年了。但他只是玩玩,平时拍些生活中有趣的片段,身边人高兴高兴,乐和乐和。

因为是村干部,人物头儿嘛,他也帮村民们拍些生活中的烦心事,头痛事,难缠事。实际拍哪屁用都不顶!拍了也就拍了,发了也就发了,就是大家为他点个赞,说他是条汉子,混个脸熟,当个英雄,图个热闹。

但自唐山打人事件之后,彻底改变了他对抖音的认知。

试想,当时唐山打人事件在抖音被疯狂转载后,唐山市领导出来承诺了,国家督查组处理问题了,公安部发声了。短短十几天时间,犯罪分子得到惩处,地方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被依法受审,大快人心!

唐山打人事件无非就是9名流氓寻衅滋事,调戏妇女不成,暴力殴打他人,打伤了4个人,逃之夭夭。虽最终未逃避法律制裁,但给人的启示颇多。孙大宝从抖音看到:事件发生后,群众排队到公检法门口反映问题。可见,唐山“冤案”之多,令人惊诧。在全国两年的“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中,唐山似乎走了过程!这对“扫黑除恶”成效是莫大的讽刺。

多亏有抖音!

放暑假了,孙大宝上中学的女儿突然要到县里的跆拳道馆报道学武,说一个假期只要800元,20天课程。孙大宝不解:学武干啥?社会发展成啥了,还学武?女儿低头不哼声,一副不让去死不罢休的样子。

女儿秋季开学该上高二了。女儿给他说了,目的不但是要钱,还要他的电动摩托车。他就是不解?但老婆说不学不行!学了护身。从唐山几个流氓打人事件来看,女孩有功夫会打架就不受欺负,起码能保护自己,当下不吃亏,还可强身健体。

孙大宝懵了。觉得不可思议!但从老婆和女儿口里获知,因为唐山打人事件的影响,村里几个女孩、男孩,借着暑假,都要去跆拳道馆学习,有人已经报名去学了。

孙大宝反复想了想,会打架、懂搏击,对一个弱女子也是好事。第二天他和老婆带着女儿去报道,结果县里几家跆拳道馆、武术学校均人满为患,女儿还只能报了寒假的培训班。据说,县城近期又开了两家跆拳道馆。嗨嗨!近年门庭冷落的武术学校突然门庭若市。

学费不变,要再晚几天,寒假培训班可能都报不上了。因为名额有限。跆拳道馆的报名人员说:今年假期比往年假期报名人数多了好几倍。

孙大宝望着女儿和老婆,有些犹豫。老婆说:报呀!赶紧报!不然到寒假时又没有名额了!

报名现场,他问一家长,为何非要让孩子学跆拳道?那家长说:我都想给孩子买支枪,但属非法持有枪支。没办法,只能学跆拳道了。学跆拳道,起码能防身。从唐山打人……一说到唐山打人事件,孙大宝听后竟然点头。

老婆说:我说的对吧?孙大宝依然点头。

谁知,给女儿报完名,老婆还不满足,还再三追问跆拳道馆负责报名的人:哪里有类似学生补课一样的武术教练?她想单独给女儿开个小灶。负责报名的人端详着她与女儿,说你把电话留下,我可以帮你联系看看,教练一般不单独带学生……

离开报名点,孙大宝劝老婆说:报了寒假的班儿就行了,这事儿,没必要专门给孩子开小灶。

老婆说:啥?我都担心女儿刚开学这段时间的安全!那天周五放学,他们班排队出校门不远,突然从背后出来两人,抓住她班一个男生就是一顿暴打,把那孩子打得皮青脸肿,躺在地上,在医院住了几天。派出所来时,人家早跑了。现在事儿都过好长时间了,还不知道谁打的他?你说我着急不?加上这唐山打人事件一出来,我越想越觉得女儿学武的必要。我和她二妈都说好了,先让俩孩子去学,孩子学会后再教我们两个。

你俩学那干啥?孙大宝大惊。

老婆说:前年你打我。我要是能打几下,我让你打我?哼!孙大宝听到这儿一下愣住了。

女儿插话说她妈:我爸打你,你还准备打我爸?

老婆说:我要会跆拳道的话,他打我,我不会打他?我会跆拳道,谅他也不敢轻易打我。有震慑力!他给我心理造成多大伤害?老婆说时,还拿眼睛瞪了瞪孙大宝。

孙大宝无言,老婆无言。女儿无言。

 

抖音真是个好东西!

抖音能将五湖四海的人连接在一起,人的时空隔阂被打破,大家可以共同见证,分享,使生活中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变得很有意义。抖音真是百姓的抖音呀!孙大宝想。

但我的抖音怎么关注度不高?发出的抖音总是没有人关注呢?孙大宝问一旁的老婆和女儿。这会儿,孙大宝必须转移话题,那次打老婆,是有点过火。

女儿说:你的账号本地人多,水丝少,关注度不高。人家都是网络大V,本身水丝都是几百万点击量大。人家发一条消息,几百万看,加上多个大V联合操作,再转载,影响大,能引起领导重视。

老婆讽刺他:哼!你以为你是谁?出了这个村子,谁认你是个啥?还村主任呢?

多个账号,不停发,把事情弄大,引起领导重视!孙大宝突发奇想!从唐山打人事件的结局,看到了他们村群众上访的希望。

他相信抖音!就这样弄!真不行,找网络大V

这事儿弄得,他连许多媒体记者都不相信了。媒体是报道了,但报道当天的报纸,在他们县很少孙大宝还是从外县才找到一份报道那事儿的报纸都是日了怪了日报么。报纸找不见,网络上他也只看过一次,第二天网上就找不见了。

法院的判决下来后,村民们欢欣鼓舞,还给县法院送了锦旗。按判决,他们村几个搬迁户每户要赔付十万元左右,但执行庭就是执行不了。执行庭的人亲自到镇政府去过2。一次送判决书,一次见过镇长。镇长说是前任的事儿。但他还必须认账!当时确实没钱。镇政府为了打造美丽古镇,工程做得挺好,就是村民拆迁补偿这块儿没能到位。上边给的资金少,总想把事情办好,扑腾得有些大了。现在,镇上运行都困难,先缓缓,问题肯定要给村民解决。这一缓,就又

他们镇属于古镇,历史悠久。他们镇政府所在地。十年前,他们村9村民在镇政府的号召下,为打造美丽古镇,将自己老宅基地所建房屋拆迁,用于镇文化广场建设,在新址上重建了住房,一切都按政府的计划进行。但村民房屋建好后只领了三个月的拆迁过渡费,其他拆迁补偿款迟迟等不下来,一拖再拖,一直拖到现在。

群众当时手里有拆迁协议,村民想:千年的字纸会说话。村民还能怕了镇政府不成?镇政府领导当时也说:你们是在镇政府的领导下,政府欠你们一点钱,还愁还不了?这事儿就拿这由头拖了5年。

群众手里钱短,一户有十万元拆迁补偿款在政府压着,心里总在不停盘算、谋划着穷日子的过法。原村书记都去世了,副镇长都当书记了。

不给钱村民就上访。

注意定下来,撕破了脸,几户村民联合起来就政协、人大、纪委不停送材料反映。后来反映材料送上去都没反映了。又找媒体。媒体报道后报纸找不见了。网上报道的也找不见了!折腾了几个月,最后,那个记者都不好意思来了。说让他们走司法途径。又打了2年官司,结果好得很!法院判决也让村民皆大欢喜。但判决书下来一年多了,还是执行不了。

孙大宝当村委会主任后把这事儿在抖音上发过几次。有点反响。镇政府领导说他领着政府的工资,砸政府的泡儿。但领导最后又说这事儿会处理。让他以后不敢再发。他内心欢喜着。

他不发抖音了,但事儿总要有进展,不然村民老督促他。这几天,他想联系村里七八个会发抖音的年轻人,号召大家就拆迁补偿这事儿不停地发。

抖音发了!大家都发了。

结果那天林业和草原局纪委书记通知他谈话。当时林业公安的也在,阵势有些吓人。说他孙大宝涉嫌冒领100亩退耕还林补偿款。他没多说话,说那你们可以去查。

人家查了,查了几天,没查出来啥结果。

退更还林刚开始,村里当时没有人愿意搞退耕还林。孙大宝那会儿是村会计,村书记开会硬压给他100亩。人家都不要,他们几个村干部就把那片荒山承包了。那事儿在村委会开过群众会的。现在后悔了。不是村民后悔,是有人搜寻他的事儿。

有反应就好。孙大宝又拍了几段抖音,亲自发,还是反映他们村民拆迁补偿的事。他给几个会玩抖音,在外打工的又说了,让转发,没事儿回村一人拍一段抖音,不停发。有反应了。

女儿从抖音上搜索孙大宝的名字,他们镇域内有好多条抖音,其中他们村反映拆迁补偿款的抖音最多。但点击量不尽如人意。搞笑的是,他们村反映问题的抖音和镇上新班子上任,承诺要不忘初心、一心为民的抖音排在一起。

过了2天,派出所打电话叫他。所长和他熟,大意说他们村这段时间不稳定,作为村干部,有些事儿他有责任给群众一个合理的解释。他说群众反映的事真实就行,村民要发抖音我不好管。这事儿还牵扯我家。十年了,村民好得很着。要是谁欠你10万元,你比群众恶得多了……

从派出所回来,孙大宝看这事儿引起重视了,又吩咐村民继续发。过了几天,县上一领导找他调研此事。他找了几位村民,如实汇报了。

领导问他事情咋样处理好?孙大宝说钱给村民了就好。实在不行分批给也行。

领导说财政困难。孙大宝说我家也困难。我借钱是今年借张三5万。张三要了,再从李四那里借5万还张三。有些事可缓,但不能推,不能抹掉。还有法律!村民再好,再厚实,也要有个说法。

领导走后一个月了,还不见动静!有村民说:那领导不会是作秀吧?孙大宝气,把村民眼一瞪说:你们怎么那样看人?领导有领导的难处。你们私下说老书记、我,在拆迁补偿中有问题,硬把老书记气死了。打了官司后,你们清楚了吧?

几天后,从县城传来消息,前段时间来他们村调研的领导被依法受审,据说,省纪委监委网站上都已公布了。

又杳无音讯了!孙大宝托人找了省城几个网络大V,大V的抖音省市领导关注着。他又发了抖音。

这一次,他在抖音上继续大致说了拆迁过程,拉着哭腔声嘶力竭地说:我村拆迁补偿款十年了,我……找……谁?我……找……谁?我……找……谁?

他的那个“我找谁?”的声音拉得很长很长,声嘶力竭地,那是他代表全家,代表村民,发出的最强音!

半天后有领导打电话意思让孙大宝把抖音删除了。他说我不会删除。第二天,县财政局和镇财政所的人寻到村上,把这几年欠村民的搬迁补偿款全部兑现了!!!

 

                                                    车向斌

                                                   2022820

 车向斌,男,汉族,结业于鲁迅文学院,供职于报界。发表、出版各类作品200万字。

 主要文学作品有:短篇小说《小张的爱情》《缝穷的女人与她的官儿子《毫州人出口那些事》《当面被人欺骗的感觉》《郭二妞的爱情小差》《爱神的裁决》《憋君看病》《秋日沉思》《过继》《二球》《老祖宗的正气歌》;中篇小说:《卤肉西施》《优秀的“坑儿”》,长篇小说《欲望之博》

作品被多家媒体转载,曾获全国性征文奖项。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 0
标签:全部
网友评论

管理员

该内容暂无评论

美国网友

推荐资讯